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 咨詢委員會
《中國科學報》刊發咨詢委員李文釗的文章“化物所永遠記得朋友們的幫助“


       

       《中國科學報》2019年4月2日第3版刊登了我所咨詢委員李文釗撰寫的文章“化物所永遠記得朋友們的幫助”,文章全文如下:


化物所永遠記得朋友們的幫助

       ■李文釗

       在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以下簡稱化物所)建所七十周年之際,我不由想起那些在化物所發展征程上曾經幫助過我們的朋友們。這里,將我擔任副所長期間(1983—1994)接觸到的一些人和事記錄下來并告訴我的年輕同事們,以砥礪前行,不忘來時路。

       魏富海與甲氰菊酯

       1988年全國兩會上,化物所人大代表郭和夫先生向同是全國人大代表的大連市市長魏富海,推薦了化物所于1986年末在實驗室研究成功的第三代高效低毒甲氰菊酯農藥,希望市里協助將此成果推向工業化。

       當年8月的一天,魏富海約見化物所領導談甲氰菊酯事宜,我代表班子前去。市長希望化物所為地方做一件惠農的好事,在大連建設一個百噸級甲氰菊酯農藥廠,爭取在一年內建成。隨后,化物所開始了一系列緊張的籌建工作。最后落實在金菊化工廠(前身為金州染料廠)和大連農藥廠,分別建設由丙烯制取甲氰菊酸和由菊酸進一步合成甲氰菊酯的兩個車間。1989年初,正值全國范圍銀根吃緊,富海市長想了許多辦法籌措資金,還派了管金融的副秘書長專程去上海交通銀行總部借錢。在此期間,我和他有多次接觸,也不止一次直辦公室去打擾他。身為一市之長,他實在太忙,就約我早晨7點到市政府二樓辦公室見面,我去時他還在辦公室里間的簡易臥室里洗漱呢。我記得,這樣的見面共有兩次。富海市長特別務實,總要到現場眼見為實后才放心,我就陪他去了現場3次。在化物所和兩個廠的共同努力下,1989年底如期成功開車出了產品;19915月正式進行了工業生產鑒定,至今產品不僅替代了國外同類型農藥,而且已遠銷國外。先后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獎三等獎和遼寧省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金國干和撫順石化公司的同事們

       早在20世紀60年代,我同林勵吾、張馥良、肖光琰等一起參與大慶重油加氫裂化制取低冰點航空煤油—219催化劑和工藝研究開發工作時,就認識了撫順石油三廠的金國干,他是一位理論與實踐造詣都極深的煉油加氫專家,后來擔任撫順石油公司副總工程師。他對我們工作熱情的支持和真切的評價,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廠里同事告訴我,他是廠里公認的勞動模范,曾在一次緊急事故中,不顧個人安危沖進現場切斷關鍵閥門,避免了一場重大事故,這讓我對他又添了幾分敬意。時光流逝,直到198311月,我才在安慶第二屆全國石油化工催化會議上又遇見了他。石化部科技司利用會議間隙找許多參會單位商談和安排了大小不一的科研項目,唯獨沒有我們。為此我去找了有關同志,都碰了軟釘子,到離會時幾乎一無所獲,我很納悶。金國干此時和我有過一次交談,他坦率地告訴我,化物所是有實力的,以后他會發出邀請,請我們到撫順吃大盤子,談項目

       19855月,此時金國干已是撫順石化公司副總工程師,他果然沒有食言,向我們發出了邀請,我隨即和科技處處長、各催化室的主任組團前往。令我感動的是,他當時正出差在外,得知我們去,當夜坐火車趕回撫順,到達時正是半夜,他索性在辦公室里將就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意氣風發地接待了我們,就是這次調研訪問,促成了催化裂化干氣中稀乙烯制取乙基苯課題的列項。石油二廠催化所張淑蓉、李峰,傾全所之力和化物所王清遐等課題組同志一起,很快完成了100ml催化劑的擴大試驗。由于該項目良好的工業應用預期,接下去千噸級中試和三萬噸工業試驗,得到了中石化發展部呂壽斌主任和撫順石化公司一路綠燈的支持。此時,撫順石油三廠的催化劑車間和洛陽石化工程公司也參加進來,實現了強強聯合,從而保證了之后中試和三萬噸工業試驗均一次開車就取得成功。到2008年初,國內已擁有15干氣制乙苯裝置,總生產能力達130萬噸,經濟效益顯著。

       黎懋明和科技部的同事們

       19849月在北京京西賓館,原國家科委召開第二次全國材料會議部署七五發展規劃,方毅副總理到會講話。我在小組會上介紹了化物所有關新材料特別是N2/H2膜分離材料和器件研發中取得的重要進展,它已經和當時孟山都公司的Prism N2/H2膜分離器水平相當,希望得到國家進一步支持,成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一項新技術,替代引進。我在發言中,還提到希望國家科委的同志要站在全國一盤棋立場上,不要因自己原來來自哪個部門而有所偏袒。

       小組會后,中國科學院數理化局錢文藻局長找到我,笑問:你在會上發表了哪三點意見?原來,小組會的聯絡員、原國家科委高新司材料處的李學勇(后任科技部黨組書記、副部長,江蘇省省長等)在匯報時將我的發言歸納為三點意見。黎懋明(時任副處長,來自原化工部)就找到老錢希望再聽聽我的意見。這是一次朋友式的談話。當時,原化工部科技局的同志有一個引進Prism技術的計劃,希望先引進再消化吸收。19854月,黎懋明專門請化物所朱葆琳先生等到北京和原化工部的同志們一起開會,讓雙方申訴引進或自行開發的理由。盡管意見難免針鋒相對,但是氣氛很友好。19857月,原國家科委決定不引進孟山都技術,而鼓勵化物所加快開發縮短工業化進程。化物所不負眾望,于1985年在上海吳涇化工廠完成了兩根100mm×3000 mm分離組件的側線試驗,并于19878月研發出以六根管子組成的分離器,在黑龍江化工廠正式投入工業使用,后來又在我國合成氨廠遍地開花。

       時隔7年,到了1992年冬天,我又一次和黎懋明打交道。那年年初,科技部決定啟動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建設。經和催化室幾位同事商量后,我認為以化物所催化室多年工作為基礎,特別是已經有了催化基礎國家重點實驗室,申請建立催化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正是基礎結合應用,是一個順理成章的選擇。

       199211月,我帶著兩頁紙的申請大綱到了科技部,又找到了黎懋明,她已轉任科技部計劃司司長。實際上,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建設事宜由各職能司負責,但黎懋明還是很認真地聽了我的匯報,并表示化物所催化成果多、人員強,比較符合組建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要求,可以作為首批組建的候選者之一來申報。

       19934月,科技部組織首批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最終答辯會,答辯委員會由跨領域的十余位院士、專家和十余位科技部各司司長組成。令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對依托化物所組建國家催化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都表示出了濃厚興趣并給予了一致的支持。19939月,組建計劃終于獲得國家科技部正式批準。

       我想說,化物所的N2/H2膜分離技術和催化領域幾十年的工作積累,確有其自身的魅力,但也是由于黎懋明、李學勇等領導人以及國內兄弟單位的同行們對化物所的厚愛和一貫扶持,才使化物所有了更好的發展機會。       

咨詢委員會
(C)COPYRIGHT  2005-2019   DICP  NET CENTER